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在线咨询 网上挂号  
网站首页 科室概况 新闻动态 设备环境 名医荟萃 特色专科 医疗保健 用户中心 互动咨询
 

退下多年不撒手

2019年05月18日 14:39

退下多年不撒手

    其他病人家属:

    庭审焦点

    防范出现推诿拒收病人

   罗欣(化名)的母亲因摔伤右髋入住天津某三甲医院,接受人工全髋关节置换术,没想到手术后出现急性心梗,抢救无效死亡。罗欣不能接受“换个髋关节人却没了”的结果,来到了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为他们调解的是刚从天津市和平区医学会退休的主治医师姜兆理。双方在陈述时,罗欣的话不多,只提出10万元的赔偿,医院的代表却强硬地坚持“是手术风险的范畴”。

  

    男医生更有耐心

  

    病人家属说,事发时他们就在走廊上,他们只听到男子高声叫骂着。“俞医生从头到尾没有回骂一声,也没有还手。”

  

    “不仅清楚地看到了手术视野内的碎骨块以及明显的错位,主刀医生的每一步精细的操作都历历在目。”市六医院副院长、上海市创伤骨科临床医学中心主任张长青教授和六院其他几位骨科专家在隔着手术室几幢楼距离的科教楼内,通过谷歌眼镜传来的视频,收看实时手术直播。屏幕上清晰地显示,手术从腕部掌侧切口入路,在充分显露桡骨远端骨折断端后,陈云丰为徐女士进行了骨折复位,并用钢板进行了内固定。陈云丰主刀的手术一如既往地轻车熟路,波澜不惊。外加的眼镜直播任务,也显然没有让陈云丰感觉有额外负担。

  

  

    创建医患沟通平台 有效解决看病难

  

  

  

    男医生跟随女同事查房

   据上海媒体报道 他们有的是出生不久的孩子,有的是公务员,有的是幼儿园校车司机,因为一场突发疫情、一支疫苗或一口奶粉,改变了人生轨迹。他们原本该享天伦之乐,住不大的房子,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过平常日子。可这些再普通不过的愿望,对他们中有些人来说,遥不可及。病痛缠身、半身不遂或落下终身疾患,乃至性命随时危在旦夕,往往是他们生命中最大的现实。即使那些貌似恢复平静的受害者,也有挥之不去的恐惧和隐痛。2014年以来,澎湃新闻回访公共卫生事件受害者,记录他们发生过的和正在承受的生活,审视公共卫生事件的应急和保障体系,引以为鉴,避免悲剧重演。

    Joint Commission International (JCI) ,国际联合委员会,是极具影响力的全球性非盈利机构,可提供各种形式的评审、高质量的医疗照顾和患者安全服务。该组织致力于改善患者安全和医疗质量,提供各种教育、出版、咨询,以及国际评审和认证服务。JCI在全球100多个国家,与各种医院、诊所、医疗中心、医疗体系和机构、政府部门、学术界以及国际提倡者开展合作,制定严格的评审标准,并为获得最佳表现提供解决方案。

    天坛生物昨日发布公告称,根据整体经营计划安排,公司于2009年启动本部生产设施向亦庄新产业基地整体搬迁计划。本部原有生产设施(含乙肝疫苗原生产设施)于2013年12月31日停止生产,新生产设施预计最快于2014年下半年起相继投产。“公司乙肝疫苗停产与之前部分媒体报道的疑似乙肝疫苗事件无关”。

  

    “最理想的状态,是按照基层、二级、三级医院的总包体系报销。”路明说,医保按照医联体付费是比较理想的方式。但当前我国患者就诊的自由度非常大,固定的首诊负责制还没有形成。

  

  

  

    目前,医保用户用“支付宝钱包”全额付费后,离院前还需到人工窗口刷一次医保卡,医保报销费用会自动从医保卡扣除,对等金额退回到支付宝账户;未来,医保用户也将实现支付宝缴费的实时结算。

  

    离家近、不用扎堆排队、看病更便宜,遇到小病小痛,越来越多的福州市民乐意到街道社区卫生中心就诊。不过,近日有市民反映,社区卫生中心的上班时间与机关一样,中午与夜间均没有开放,很不便民。

  

  

    凌晨一点

    凌晨来了重病号缺氧眩晕生命危急

    2012年6月,初当妈妈的吴女士住进北京妇产医院待产,准备的衣服和用品,均被拒绝带入产房。“我把宝宝服用开水煮了都不行”,吴女士说,护士告诉她待产用品得经过消毒,最后只得在医院购买了待产包。

  

    社区护士后续护理仅占3%

    杨先生则向记者回忆了事发经过。“我当时就站在急诊室门边,看到了事情全部经过。我看见有人抱着孩子进去,孩子骨折了,就听见医生说了句‘出去’。那个妈妈哀求医生马上看看孩子,医生不同意,站起来将她往外推,一边推一边说‘叫你出去就出去’。推的过程中碰到了孩子,小孩叫了一声,那个妈妈当时就急了,扬手抓了一把医生的脸。”

    “这个事,患者、医生都有怨言。”某北京三甲医院科室主任刘远(化名)从多年的外科临床经历,讲了他的看法。

  

  

    突发事故

  

    (东华医院的一名张姓副院长,就是他们所说“认识的院领导”。张副院长说,张熙森医生是个坚持原则的人,当天他的这番处置非常合理。“虽然认识,但也要坚持先为严重的患者救治。”)

  

  记者从11月23日开班的甘肃省医疗机构食疗药膳应用骨干培训班上获悉,截至目前,甘肃省大部分二级以上医疗机构成立药膳科,积极配合临床治疗,针对病人的体质、健康状况,通过“辨证施食”促进患者身体的康复,提高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今年年初,因为病情加重,许燕霞被家人强拉去了医院,结果却是胃癌晚期,人也陷入了昏迷。听到这个噩耗,向来身体很硬朗的张遂康一下子老了,他和医院沟通后,每天都要前往医院为妻子针灸,希望能治好妻子。每天上午,张遂康都会准时出现在妻子的病床前,带着他的各种长针短针,细心地为妻子针灸。也许这世界上真有心灵感应,每次扎完针,处于昏迷中的妻子眼睛就会有些微张,这时张遂康就会变得很激动,他反复地呼喊老伴的名字,一直到她再次疲倦地闭上眼睛。时间长了,长期的心理压力让张遂康也病倒了,他和妻子住进同一家医院,她住3楼,他住12楼。隔着8层楼,人们经常可以看到,这个满头白发的老头颤巍巍地,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向妻子的病房,只为看她一眼,然后安静地离开。3月26日早上8点,许燕霞因为病情加重离开人世,家人向张遂康瞒住了她的死讯。但当天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直嚷着要回家,要看老伴。当日下午,张遂康的病情突然恶化,次日,他离开人世。两位老人去世,仅相隔一天。

  

  

  

    患者名叫刘国正,今年54岁,家住郑州市二七区。因患肝病,于今年8月初到位于郑州市城北路的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诊疗,疗程为20天。到8月24日下午,刘的病情好转,自己还下病房楼购买了食品,之后返回医院。当晚还需做一次熏蒸治疗,刘次日就可以出院回家。

    医调委介入 调解成功超九成

退下多年不撒手

南充顺庆卫生网